树与叶

       夜空这么美,星星这么多、这么亮,远处的山连绵成厚重的托座;村庄如此安静,隐约可以听见水塘吹起的涟漪泛的波纹,和几座山之外汽车的轰鸣。
       温柔的夜。

好像所有的流浪与孤独都要指向一份爱,或者归宿,或者需要什么事物的陪伴才显得深情有意义。但若只是想漫无目的地孑然在这世间游走体验一遭,就是无意义的茫然和值得同情的可怜么

战争,还是战争,目所能及,全是怪诞和惊惧的骷髅

HistoricalPics:

“我不吸du,我就是du品。”- 萨尔瓦多•达利。

1941年,萨尔瓦多•达利在绘制“战争之脸”。

Musicals=Life:

HistoryPics:

1944年,解放了的法国,一名妇女抱着她与德国士兵生的孩子,被剃光了头发,游街示众。

- 任何战争,总是被伤害的就是妇女:她们首先失去丈夫或者儿子,接下来便是让自己受尽凌辱。